随风便衣

话废吶,说得不好的地方请勿在意。

又见

  一季春,一季秋,夏花池中绽,冬雪天上落。春秋轮回,夏冬转变。

       四季似不变又似变,像是每年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  最初看到四季变化,觉美,觉奇。第二年再看时,感触更大。不知是年龄增长,还是心智增长。

       春风温和,夏风凉爽,秋风萧瑟,冬风刺骨。

      又见四季轮回,但不见故人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初见-回忆
           〔以皇雨轩视角叙述〕

      我与磐正的最初相遇,是在初夏的一个早晨。

     我隐约记得,那一天,是周天。阳光明媚,夏风起,散去了炎热。

        炎帝陵里香烟缭绕,大殿里,炎帝的金像宏大威武。游客不断涌入,小孩子在大殿上玩闹,声音很大,但却为大殿添了些色彩,冷清的大殿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拜完了炎帝,韦德站在一旁等着我,我和韦德一起走出大殿。我回过头望了望,那群孩子又跑出大殿,围着几根柱子相互追赶。我笑着摇了摇头,走下了楼梯。一步一步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一个父亲依依不舍地跟儿子说着话,儿子点了点头,也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 大门前停着几辆车,爸爸像个孩子一样张开手臂从车里跑出来,说着宝贝女儿,你可担心死我了,然后扑过来,我一脸冷漠地躲开了,他就撞到了虎像上。

        爸爸总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回过头,说到:“我说老爸啊,你就不能正常一点打招呼吗?”爸爸脸上还有红,他夸张地做着动作,说这可是一个父亲对女儿关怀的父爱啊!

        我无奈地扶额摇头,这时韦德更夸张,他满脸泪水,激动地说,太感人了,老爷真的太爷们了!老板也满脸泪水,两个人激动地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天上出现一个黑洞,尖叫声从头顶想起,一道黑影从天上落下,头朝下砸到车顶上,老爸口出惊语:“难道是超人?”我受不了,对着老爸说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救人啊!”
老爸终于正经了,咳了咳,命令几个保镖救人,一个人给打电话,其他人将磐正抬进车

        回去后,医生也到了,磐正躺在床上,医生看了看他,说这孩子只是受了点皮外伤,不过似乎在这之前经历过剧烈运动,体力透支了而已。爸爸谢了医生,送他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我站在床前看着磐正,面色红润,头上缠了点白布,手上戴了个手环,样式奇怪,而且还穿了一件古装。哪个漫展来的怪人?

        夜晚,圆月当空,月明星稀。他醒了,被女仆带到餐厅。坐在桌前大快朵颐,身边还有个开天兽,不认识之前我觉得他们俩真怪,一下子,餐桌上的菜全吃光了!那时候我才感受到一个吃货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两个介绍的时候都很嚣张,从小到大我都没受过这种气,差点动粗,幸好韦德拉住我,不然他们两个要成这餐桌上的一盘菜了。

        磐正,好吃,除了星曜以外的,什么都不懂。但是很讲义气,勇敢,阳平和炎彬也被他吸引。

        这……就是我与磐正的初次相遇。

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

磐皇· 遇见你,真好
——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——
(一)
前几天还是秋老虎,现在已经开始冷起来了。白天冷,自然晚上更冷。

蝉不再鸣叫,夜中只剩下屋中的鼾声。月光悄悄探进屋中,照着床上的一人一兽,还有站在旁边的少女。

床上的人翻了个身,被子掉下,少女瞄了一眼,丝毫没有捡起来的意思。床上的人冷的缩了缩,哼了一下,继续睡着。旁边的开天兽皱着眉,像是做了噩梦,衡山一行后,开天兽一直没做过噩梦,这时做起,怕是有什么事发生。

少女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兽,走出房间,轻轻关上了门,少女靠在门上,想着什么东西。

明天……要去炎帝陵,与少年第一次见面的地方,拜拜炎帝。

少女低下头,看着手中的火焰……

那时,她拜完炎帝,走下楼梯,与韦德讲着话,打算进了车子走人。一个人从天而降,砸在了她的车顶上。少女皱了皱眉,旁边的保镖一个个惊慌失措,不知该怎么办。少女一声命令,让他们将少年带回家治疗。

那少年也是命大,从天上掉下来都没事。不过这少年也真是个怪人,穿着古装,手上戴着个镯子,额头上一蓝倒三角。不过,这少年是个日曜神裔,很罕见。

唉,之前说他是个怪人,还真是个怪人,可以吃几十碗饭,饱了还能再吃。而且,不怕死,阳平作死与地狱犬斗争,快被地狱犬打死时,被少年所救。每个神裔都见死不救,呵呵,除了那两个怪人。

之后的事,说不清楚呢……

少女摇了摇头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