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寐

“什么话都不用说,从字里行间看人吧。”

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

磐皇· 遇见你,真好
——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——
(一)
前几天还是秋老虎,现在已经开始冷起来了。白天冷,自然晚上更冷。

蝉不再鸣叫,夜中只剩下屋中的鼾声。月光悄悄探进屋中,照着床上的一人一兽,还有站在旁边的少女。

床上的人翻了个身,被子掉下,少女瞄了一眼,丝毫没有捡起来的意思。床上的人冷的缩了缩,哼了一下,继续睡着。旁边的开天兽皱着眉,像是做了噩梦,衡山一行后,开天兽一直没做过噩梦,这时做起,怕是有什么事发生。

少女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兽,走出房间,轻轻关上了门,少女靠在门上,想着什么东西。

明天……要去炎帝陵,与少年第一次见面的地方,拜拜炎帝。

少女低下头,看着手中的火焰……

那时,她拜完炎帝,走下楼梯,与韦德讲着话,打算进了车子走人。一个人从天而降,砸在了她的车顶上。少女皱了皱眉,旁边的保镖一个个惊慌失措,不知该怎么办。少女一声命令,让他们将少年带回家治疗。

那少年也是命大,从天上掉下来都没事。不过这少年也真是个怪人,穿着古装,手上戴着个镯子,额头上一蓝倒三角。不过,这少年是个日曜神裔,很罕见。

唉,之前说他是个怪人,还真是个怪人,可以吃几十碗饭,饱了还能再吃。而且,不怕死,阳平作死与地狱犬斗争,快被地狱犬打死时,被少年所救。每个神裔都见死不救,呵呵,除了那两个怪人。

之后的事,说不清楚呢……

少女摇了摇头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《锦绣神州之奇游迹同人》

①无标题
一座碧绿的山上,墨绿色头发的少女背着篓子扶着树一点点的向上爬,小心的蹲下来,从草中采下一种药材,放进篓子里,继续向上爬。少女想着:炎彬同学,什么时候才能表达我的心意,但,你不在这了呢。
少女向后看了看微满的篓子,又看见一蓝色的身影,摸了摸眼睛,再看,原来,是幻觉啊。少女苦笑心想:他身为玄武星君,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做,应该,不会出现在这里吧。好久没有看见炎彬同学了呢,少女叹气,扶着树慢慢地走下去。
北方。
银色短发的少年举着一把冰剑,从高山上看向远方,思念着少女,她,还好吗?
太阳慢慢的落下,橙色的云飘过,看似那么温柔,就像,她的笑容。
风轻轻拂过,拂过少年的脸,那样温暖,就像,她的手。
少年抬了抬头,看着夕阳,掏出少女赠予他的银色项链,微微一笑。
千草,马上就可以看到你了,你,等着我!
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。
②恩,再次无标题
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,雨滴划过窗户,留下了点点痕迹。
窗台上的花开的十分艳丽,即使是秋季还是盛开着,少女趴在桌上静静地看着,这几盆花是她最喜欢的人送的,而送的那天,是他离开的前一天。
雨中,一个少年打着一把蓝色的伞,悄悄看着少女,而少女浩然不知。
手机发出悦耳的铃声,少女打开手机,看着信息,信息上只有六个字:千草,我回来了。
少女非常疑惑,他不是很忙吗?怎么会有时间来着呢?
少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看向窗外,银发少年对他微微一笑,少女揉了揉眼睛,是他,真的是他。
少女冲出门,扑在少年怀里,抽泣着,他回来了!
少女端着茶不知所措的坐在沙发上,少年也只是抿了口茶。
少女小声的问:“炎彬同学你怎么会回来了,玄武星君不是有很多是要做吗?”
炎彬放下杯子,回答着:“这次回来是想看看你,还要做一件事。”
千草很疑惑,又问:“什么事让炎彬同学亲自来这呢?”
炎彬靠了过去,微笑着说:“其实,过来是想提亲的。”
提,提亲,炎彬同学是要和谁提亲?
(某悠:无知的少女哟,炎彬肯定是和你呗。)
千草更加疑惑了,炎彬将千草抱在怀里,“除了你还会有谁,没了你,在北方过不了啊。”少女红了脸,说着“要经过阿姨和叔叔同意才行吧,还有我的父母和爷爷。”“没事,他们早就同意了。”诶诶,我怎么不知道,爷爷都不告诉我。千草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奔驰着。
风雨凄凄,鸡鸣喈喈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夷?
③无标题,恩,我不会取名(结局上)
一刹那就到结婚的时候喽。
桃花满地,红毯铺地。
少女穿上婚纱,纯白的裙摆被裁制成无数皱褶的裙子。一层轻纱柔柔的给褶皱裙上蒙上一层薄雾。袖口参差不齐的蕾丝花边更显柔美。从肩头上向下螺旋点缀的花藤上朵朵白色的玫瑰,剪裁得体的婚纱,蓬起的裙摆,让她如同云间的公主,优雅而华丽。头上戴着白纱,还戴上了一个小皇冠,上面的水晶闪闪发光。双手带上一双白色蕾丝的手套,手捧着花。一旁的雨轩不停的赞叹着。
少年穿上白色的西装,还带着几朵白色的玫瑰。
少年携着少女的手走入了礼堂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
《锦绣神州之奇游迹同人》第一章 雨轩昏迷


森林中,一个有着蓝色三角印的少年躺在草地上。
“磐正,磐正!醒醒啊!磐正 ” 磐正手上的手镯发出亮光,一个小怪物从手镯中出来,它动了动身体,大声喊:“开饭了。” 磐正 马上起来,东张西望,说:“饭菜在哪里?有包子吗?”小怪物打了 磐正一拳,说:“现在还想着吃饭,那个小丫头片子肯定早到那里了。”磐正马上站起来,说:“小卷毛,我们快走!”开天兽说:“不许再叫我小卷毛,不过 ,磐正你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,竟然没有摔成肉酱,真是命大。”磐正甩了一下头发,说:“我是谁,谁有我这么厉害。”开天兽摇摇头,说:“别跟别人说我认识你。”又走了, 磐正马上跟了上去。
千草和炎彬从山洞中出来,墨雪也出来了,正要走了,千草说:“墨雪同学,要不我们一起走吧。” 墨雪回头说:“我说过,我不喜欢和别人合作,你们还是早点走吧。”说完,就走了。炎彬心想: 墨雪,我一定要超过你!又和千草赶紧跑向镇妖塔。
此时,阳平和一个火耀高手在森林里走来走去,就是走不出去,阳平急死了,在那里生气。那个男的说:“要是我不是和你一组的就好,和千草一组也好。”阳平打了他一拳,说:“郑源,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,我就是不和你一组也可以赢!”郑源说:“那我们兵分两路,走着瞧!”
磐正走到了一块土地上,一些藤蔓缠住了他,他动弹不得,一些火烧掉了藤蔓, 磐正得救了,他看到了雨轩,叫了她一声, 雨轩回过头, 磐正看到她脸上全是汗,脸色有点苍白,她倒下了, 磐正马上跑上去抱住她,开天兽说:“这丫头消耗了太多体力,所以才体力不支,让这丫头休息一下,正好天暗了,我们也睡一下吧!” 磐正他们都睡了。
夜晚是宁静的。